妖刀姬的小胖次

漫和小说是非原创的@_@

【酒茨】虐点三十题10—12

琴瑟墨染:

不要问我为啥更那么慢。周四刷针女,周五刷破势,周六周日全御魂落……为了家里那几个金娃娃,朕真的要爆肝了。抹一把辛酸泪。这篇是抽空写的,可能比较赶。。写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ooc无视吧。


10.将爱献祭


  一切都准备好了,晴明在鬼王府邸不远处的山上设下了巨大的法阵。作为阵眼的茨木半跪在法阵中间。
  他的尖锐的利爪毫不犹豫的划向了自己的大动脉。妖族虽不靠血液而活,可是血液大量流失的话也会带动妖力消散的速度。
  茨木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他的身体也由半跪变成用手撑住地面。可是阵法依旧像是不餍足的野兽一般不断地从茨木的伤口汲取新鲜的血液。
  茨木倔强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还不想倒下,最起码在献祭结束完成之前不想倒下。不止是因为这次献祭是为了帮酒吞扫平这一次的障碍的重要环节,更多是对自己永远说不出口的那份感情的殉葬吧。
  他累了,他的执着和热诚换来的只有伤害,如果能重新再来一次的话,他宁愿选择从未认识酒吞。他甚至觉得当一辈子别人厌恶的鬼之子也好过现在这种局面。
  茨木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只能迷迷糊糊的看见阵法外围的罗生用手用力的砸着已经成型的阵法壁。他用尽仅有的力气朝罗生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是透过罗生给予过去自己的最后一份温柔。


11.回忆的长廊


  常言道一个人临时前会回忆起这辈子所有的事情,茨木现在就处于这一状态,那是想回廊一样的地方,数不尽的阶梯回旋着向下。
  随着他的走动,那些定格在回廊上的画面鲜活起来,勾起他那些封存的回忆,满满的全是酒吞。
  和酒吞的初见,是他还在被称为鬼之子的时候,那些人类将他绑在刑架上叫嚣着要将他处以极刑。原因不过是地主家的宠物突然猝死,然后怪在了他身上。 即使平日不受待见,茨木也没遭受过这样的情形,他第一次感到了绝望。然后酒吞就像神明一样从天而降,在他强大的力量下,那些人类落荒而逃。尽管后来知道那一次酒吞只是酒喝多了,发泄而已。可是对于茨木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他只知道那个有着一头张扬红发的妖怪成为了他唯一的救赎。
  第二次相遇,是他刚刚堕为妖怪的时候。那时候他还不能自如的控制妖力。独属于妖怪的杀戮天性支配着他,疯狂的杀戮终于引来了阴阳师的围杀。寡不敌众,他终于还是败于那些人手下,可他却拼了命逃离了他们的捕捉。 那时候他拖着那一副残躯逃了很久,也许是冥冥中早有注定,在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看见的是那个独属于他的红发神明。
  第三次相遇,是他得知那个红发的妖怪叫酒吞童子,是大江山的鬼王之后。也许是为了更接近那个人,他战意高昂的闹上了酒吞的府邸。那时候他已经完全的适应了妖怪的生存之道。他与酒吞大战了三百回合,可是酒吞资历比他高,他还是落败了。那时候狼狈的他忐忑的等待着酒吞的审判,却出乎意料的听到了酒吞爽朗的笑声。那个人说他实力不错,问他愿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当一个将领。
  后来就不多说了,茨木如愿以偿的伴在他的神明身边,他们一起喝酒,一起为大江山而战。只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酒吞迷恋上红叶那个女妖后改变了。酒吞开始颓废,开始整日沉迷在烈酒中醉生梦死。那个当初在他心中不可一世的酒吞终究还是被俗事所困,他痛心这样的酒吞却无可奈何。
  再后来,安倍晴明的出现,让一切都有了转机,酒吞又恢复了昔日的鬼王威严,却没想到酒吞却再次迷恋上了另外一个女妖。


12.单方面的自以为是的付出


   只是直觉告诉茨木,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究竟遗忘了什么,酒吞又遗忘了什么?在茨木强烈的感情下,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从茨木的脑海中掠过。
  碎片越来越多,画面逐渐成型却依旧看不清晰。昏黄的枫叶林中和自己告白的那个人是谁?和自己一起对月饮酒的那个人是谁?荒野中和自己缠绵的又是谁?热闹的秋日祭,巷尾的占卜师,真爱的测验,失败的诅咒……
  就像镜面被打碎了一样,所有的线索串成联系。他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他和酒吞在红叶事情结束后终于修成了正果,他们一起参加了属于妖怪的那个夏日祭。然后在一个占卜摊上接受了一个名为爱情的测验。
  那是一场完败的测试,然后茨木才发现自己真的从未了解过酒吞。就连他认为已经完美的爱情也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占卜师说过测试失败是有代价的,也许那些失去的记忆就是代价吧。如果这些便是事实的话,茨木宁愿自己永远不要知道,最起码那样自己还可以安慰自己酒吞只是暂时被迷惑,总有一天会想起自己。
      现实被揭露的瞬间,茨木的世界安静了,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支离破碎,一如自己的心脏。不管是神明还是挚友,亦或是爱人,原来全部的这些一开始就是自己的自以为是啊。

评论

热度(149)

  1. 妖刀姬的小胖次琴瑟墨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