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姬的小胖次

漫和小说是非原创的@_@

【酒茨】有恃无恐 04

御景一颗球_拥有酒茨狗崽的球球要努力:

*字数爆炸_(:з」∠)_


*本章酒吞有点渣……


*本章萤草全程掉线,我也是写完了才想起来,嘛哒我草爸爸还没有出场,然后才补上了点;


*话说我最近是怎么了,晚上十点觉得有点疲倦,打算躺下眯一会,起来就码字儿,结果一睁眼就凌晨两点半……日哦!我今天九点还特么有个会!!!


*话说我这章会不会有点过分?


*没关系!以后还会有更过分的!


*角色属于网易papa,欧欧西属于我


=========正文===========


04


 


——晴明大人,妾身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妾身唯独钟情晴明大人。


——红叶姑娘,在下已经心有所属,还请姑娘能够放下执念,寻找属于你自己的有情人。


——有情人?那个酒吞童子吗?他定然不是妾身的有情人,妾身对他……


——非也,感情这种事本来就强求不得,姑娘的眼光不应局限于眼前。而且……酒吞童子对姑娘,恰如姑娘对在下,恐怕那样的心情姑娘应当有所了解。


——……是了,不讨厌,但不是心里想要的人,果然还是……无法接受。


——所以还请姑娘将心比心吧,之前说了让姑娘误会的话,又让黑晴明趁虚而入,是在下的过错,还请姑娘原谅。


红叶最终还是拒绝了神乐提出的“留在庭院做安倍晴明的式神”的建议,选择离开,如果她要找到自己的有情人,定然不能局限在这小小的庭院里,她要回到自己的地方,虽然因为怨念的原因,她并不能离开枫叶林太远,但她有着漫长的寿命,她可以等。


可她忽略了一件事,酒吞童子。


她本以为自己被安倍晴明带走,酒吞童子就会死心,被他那个手下带回他该去的地方,不曾想,才回到枫叶林没几天就察觉到了冲天的妖气,她不得不拿出安倍晴明给的小纸人儿向他求救,安倍晴明就想办法将她藏在了枫叶林中树龄最大的树里,反正红叶就是在枫叶林化的鬼,本身就与枫叶林气息相合,又加上了守护结界,想着酒吞童子找不到没了耐心就走了。


所以红叶看着带着萤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茨木童子,心中一时五味杂陈,说不上是放心还是更加心惊胆战了。


茨木童子其实对红叶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先前始终觉得是这妖女诱惑了挚友酒吞童子,才一直想要杀死红叶,可知道了事情原委之后,他终于知道真相,原来是挚友单相思,反观红叶这女子先被安倍晴明无意的一句话撩了,后又被黑晴明蒙骗,反而是最无辜的那个。


所以茨木童子来的目的,不是对红叶下手,而是希望红叶能够帮助自己劝说酒吞童子离开枫叶林。


“这样么……”红叶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她倚着大枫树坐着,祛除了浑身戾气的鬼女红叶,其实是个很温柔和婉的女子,她像招待客人一样请两位来客坐下,“可是妾身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能够劝说酒吞童子啊……”


茨木童子心中焦躁,他并不是一定要酒吞童子回到大江山,毕竟现在的大江山已经基本由自己和星熊童子在打理,除非关乎生死存亡,茨木童子两人也不想打扰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只是不想他再沉迷儿女情长,更何况人家姑娘摆明了对他没意思,还整天追在人家后面,若是仅仅追着也就罢了,竟然还酗酒成疯,平日酒吞童子好酒是大江山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喝到烂醉如泥、人事不知还从未见过。


“不如这样,妾身与那位酒吞童子将此事说个清楚,至于能不能将他劝服,妾身就不能保证了。”


“那还是多谢姑娘了。”


“妾身有一事不明,”既然茨木童子是一个这样善解人意的人,红叶自然也就踏实了许多,“茨木童子大人为何会如此忠心酒吞童子大人呢?”


萤草在一边也点头:“是啊是啊,我也奇怪呢,那个红头发的家伙明明脾气那么臭。”


茨木童子笑了笑:“是他让吾知晓,吾生于此世,除了做人,还能有别的活法,让吾知晓,力量是多么重要和迷人的东西,吾愿意永远追随他。”


“就算他不会回应你的心意?”


茨木童子皱起眉头:“女人,吾对汝和颜悦色乃是因为汝并非有意诱惑吾友,这点善意并不是汝可以任意问话的倚仗。”


红叶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不是那种憨傻之辈,心里想的什么他自己肯定明白,也就笑了笑没再说下去。


茨木童子却忽然站起来,神情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来了!萤草,汝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吾友不喜欢吾与阴阳师来往,若是被他注意到汝身上有阴阳师的契约,只怕事情不能成功了。”


“哦,好。”萤草听话的抱着大光团找了一棵大树,快手快脚的爬上去,草木之间气息相通,她很快便隐藏了起来。


果然妖风席卷,发现了红叶所在的酒吞童子收敛了所有瘴气,自上空落下,他急切的朝着红叶走去:“跟爷走。”


“请您放尊重些——啊,抱歉。”红叶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酒吞童子伸过来想牵她的手,却不小心撞在了身后的茨木童子身上。


酒吞童子这才留意到一边的茨木童子:“你怎么在这?”


“自然是想请红叶小姐帮忙,劝说挚友汝同吾回到大江山。”茨木童子也急切的看着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忽然讥诮笑了:“你不是一直要杀掉红叶吗?怎么,如今你竟然来求她帮忙?可笑,你竟来向一个女人求助,就这样还口口声声的叫我挚友?你也配?”


茨木童子顿时手足无措,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酒吞童子冷笑了一声,转过头接着盯着红叶,上下打量,却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这鬼女褪去了一身的戾气,却好像没有初见时的哀婉动心了。


果然晴明这家伙不是个好物,不过没关系,只要将红叶带回大江山,给红叶好好调理身体,肯定不多时就能恢复如初。


酒吞童子气得牙根痒痒,恨不得立刻将安倍晴明喂了鬼葫芦,但眼下是面对心爱的女子,还是缓和的神情:“红叶,跟我走吧,去我的领地,到时候自然有好的血食供奉于你,不必再苦守于此。”


去挚友的领地?茨木童子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其实要是这样也无不可,那时候妖王回归又娶了妖后,大江山也算是双喜临门。


可是,吾之心意呢?


茨木童子走起了神,神乐、八百比丘尼和红叶先后都对他发问,话语虽有所不同,但大意都是一样的。


茨木童子,你对酒吞童子的心意要如何安放?


而另一边红叶和酒吞童子的情况却不太乐观,红叶一直以来温和的容颜终于带上了不耐烦,她秀眉微蹙:“妾身对您,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意,那时在枫叶林中起舞,也仅仅是一时情之所至,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没关系,只要红叶你肯跟我走,你怕枫叶林的束缚是吗?这都无所谓,我可以将其斩断。”


“大江山的妖王,好一个众妖之首,好一个百鬼巅峰,”红叶终于忍无可忍,“原来您所谓的喜欢也好,爱也好,都只是不择手段的占有是吗?如果是这样也罢了,为了妾身这么一个女子,放弃了您在大江山该有的担当,在此这般胡搅蛮缠,您这样,只会将妾身对您稍微有的那么一点朋友之谊都尽数消磨,您请回吧,妾身绝对不会同您再有任何瓜葛。”


酒吞童子眯了眯眼睛:“红叶,你这么说,是因为茨木童子吗?”


忽然听见自己的名字,茨木童子恍然回神,眼前的情况让他有点搞不清楚,说好的劝说呢?


红叶眉头微蹙,这酒吞童子怎么好歹不知啊,她缓和了一下语气:“妾身只是想尽快与您划清界限,这想法与您的属下不谋而合罢了,不过您的属下对您忠心耿耿,他十分担忧您的处境,您还是听从他的劝告,回到您的领地去吧。”


酒吞童子看着一边的茨木童子,后者刚刚从神游中回神,一脸的懵逼,酒吞童子顿时怒从心头起:“若是本大爷把他逐出大江山呢?”


什么!?茨木童子一双金眼睛瞪得老大。


红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酒吞童子,我鬼女红叶,就是立时死于当场,魂飞魄散,也绝对、绝对不可能同你在一起!”说罢红枫飘落,红叶的身形眨眼之间就不见了,她的气息隐匿于枫树之间,再难寻觅。


酒吞童子拳头攥的咯嘣直响,一把拎起身后的鬼葫芦就走。


“挚友,汝欲往何处?”茨木童子立刻跟上。


酒吞童子咬牙切齿:“你还真是烦人啊。”


茨木童子神情认真:“只要挚友还在此处盘桓,吾便会好好的保护挚友的。”


酒吞童子早已经忍无可忍,双手一张,鬼葫芦大嘴开合,连连吐出几个瘴气弹,直奔茨木童子头颅胸前。


“哦?挚友终于肯与吾认真一战了吗?”茨木童子兴奋起来,鬼手将气弹一一阻挡,鬼气自周身腾起凝聚与掌心。


萤草坐在树上看气氛僵硬尴尬,心里就知道事情不对,急的不行,一见打起来了,她生怕茨木童子有事,连忙跳下来。


但酒吞童子正在气头上,他早就察觉了周围有人,却没想到竟然是安倍晴明的式神,可见茨木童子又与那该死的阴阳师联络,便更加火冒三丈,下手时哪里有寻常切磋的分寸,两手又是一划,鬼葫芦凭空大了好几倍,喷吐而出的瘴气弹妖毒猛烈,身边的枫树都受其影响枯萎而死,茨木童子仅仅以鬼气抵挡就已经快耗尽全力,哪里还能反击。


所以酒吞童子最后一击之后,茨木童子已经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哈哈哈……不愧是吾友!不愧是吾王!这般震天撼地的力量才是吾友应有之姿!挚友啊!吾定要永远追随汝!还请吾友放弃那个女人!重回妖鬼之巅峰!”


酒吞童子背起鬼葫芦,站在茨木童子身边,冷漠的居高临下:“本大爷,不是你的所谓挚友,爷我也不需要你所谓的追随,你给我搞清楚,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东西,本大爷捡了回去养着玩儿的,现在本大爷不要你了,你给我死到老子看不见的地方去。”


茨木童子如遭雷击,但他此刻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酒吞童子背起鬼葫芦越走越远,任凭萤草在耳边如何叫他都没有了反应。


================TBC===============


本章结尾许个小愿望~


网易papa请把新出的一目莲小哥哥给我吧~


我庭院里的小姐姐已经够多了,现在需要小哥哥,请让我的庭院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合格的基佬庭院吧【双手合十


——来自25抽出了白狼x2、孟婆x2、桃花妖x2、般若x2、惠爷爷、判官、妖琴师、咕咕鸡的基佬庭院主人御景风月


PS:我在冬之雪啊,ID御景风月,来来来一起浪啊~~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