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姬的小胖次

漫和小说是非原创的@_@

[鸣佐]归乡by蓝莓樱桃

注:原著背景+生子+he
     灵感来自@夢人魚  的《共度白首,与子同行》生子文哦,感谢作者大大让我坚定入了这个坑,然后也想写个四战后试试呢【笑
背景设定官方动漫699后or漫画完结后,肯定HE啦,因为刚入坑不久漫画也没有看全对忍术实力什么的了解的不是特别全面难免有遗漏之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大家指正,
名字叫《归乡》主要是超级喜欢这首BGM,另外也是因为有种归宿的感觉,我很喜欢                       by樱桃蓝莓
――――――――――以下正文――――――――――
第9章. 羁绊
鸣人被流月送回到木叶村的时候,全村都沸腾了。
“火影大人!”
“鸣人!”小樱从人群中挤出来,先是给了鸣人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失踪了一个月我和雏田都担心死你了!”之后转口就问,“佐助呢?”
“他——”和佐助发生过那种关系之后鸣人发现自己完全不敢直视小樱的目光,“说来话长——我还有公事要处理吧——”
“哦。”小樱心领神会地看了眼周围凑上来偷听的人,“那过几天我带着佐良娜去你家里吃饭吧,一个星期够处理完你那些公事了吗?记得和雏田打招呼哦。”
“对了……鹿丸!五影会议开完了吗?”
“废话。”鹿丸狠狠肘了鸣人一下子,“一个月的时间四影早回去了,你问我开没开完?”
“会上都说了些什么?”
“说来也话长。”鹿丸一见鸣人纠结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来,七代目大人,咱们回办公室说吧。”
“行。给我爱罗带一封信,我有点事情想问他。还有,”鸣人想了想,“把卡卡西老师也叫上吧。”
“鸣人,”半个小时后。火影办公室。卡卡西破天荒的没拿着《亲热天堂》也没迟到,这时候盯着鸣人按在办公桌上的柱间细胞制作的右手,“手里攥着什么东西,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鸣人叹了口气,松开手指露出揉成一团的佐助的血书。鹿丸拿过来展开,扫了几个字冷汗立马就下来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啊,佐助怎么又……”
“一看你这个表情,肯定是出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作为佐助的老师,卡卡西很显然更快的抓住重点,直勾勾的盯着鸣人的脸,“鸣人,佐助说的‘斩断羁绊’是怎么回事?”
“就……就是……”鸣人咽了口唾沫,他妈的,长痛不如短痛,说!“这得从头说起,你们可别笑话我啊,也别和外面的任何人说去……”
等鸣人磕磕绊绊把事情前因后果说完以后,在场的俩人表示都被刷新了三观。静默。
“咳咳,不是我说。”半分钟后鹿丸咳嗽着开口,“这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而且要是你说的是真的,那真不怪佐助,这话怎么说的来着?‘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要是他的复仇范围仅限于你,那我看这事儿我压根不想管。可是他迁怒于你就要翻旧账顺带把村子给灭了,这就有点过分了……”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不这样他就会死啊!”鸣人激烈的说。
“所以你就宁愿他对你的感激全部化为仇恨然后背着一个村子的命运和佐助相爱相杀?不是很懂你表达友谊的方式。”鹿丸说,“他都决意要死了你为什么非要阻拦他?还用这种侮辱人的方式?”
“我不想他死啊!他要是死了我怎么和他的家人交代——”
“搞成这样你就可以和小樱和佐良娜交代了?!好好想想你都做了什么吧,鸣人。佐助是一个多么孤傲的人,我想你比我清楚,你这是打碎了他作为忍者和男人的全部尊严,换了谁都会找你玩命,鸣人。”
“……或许是我错了,但我不后悔。”
“你要干什么?”鸣人说话的口气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鹿丸不由得心生警惕。
“我要去阻止他。”
一直沉默不语听着两个晚辈撕逼的卡卡西抬起眼。
“我会去阻止他,”鸣人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是悲恸的决心,“他不是说了终结谷吗?想必是希望我在那里等着他吧。我会亲口告诉他,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愿意斩断这个羁绊。如果他执意要恨我,那我就和他同归于尽。”
真是爱与恨的轮回啊。卡卡西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我想,你已经得出结论了,鸣人。”
“是的,卡卡西老师。”
“最近外面传的很厉害,说是佐助再度背叛木叶村,小樱和佐良娜压力都很大。”卡卡西说,“我会出面和四影与村民解释,说佐助中了敌人的瞳术,被敌人操纵了,所以才会做出背叛木叶的违心举动。按你想的去做吧。如果你没有拦住佐助,我会抓住佐助和你一战后精疲力竭赶到木叶之前的时机杀掉他。如果你赢了,那么佐助回来的时候名声也不会太差,同时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你和佐助的关系。”
“卡卡西老师?”鹿丸万万没料到卡卡西最后一句竟是这样的话。
“我同意佐助和鹿丸的说法,有些界限一旦跨过就无法回去了。此战之后,不论输赢,你们都无法再以朋友的关系继续维系下去。”卡卡西说,“考虑清楚,你真正想要什么,要舍弃什么,这不光是对你自己的一个交代,也是佐助这么多年心事的一个了却。”
不用卡卡西提醒,鸣人脑海也浮现出以前数次交锋时两人的对话:
十二岁开千鸟前的黑发少年大声吼:“这样到底算是什么?!”
“朋友啊。”
十七岁桥洞一边的青年问另一边的他:“为什么对我这样执着?!”
“因为我们是朋友!”
终结谷之战后各自断了一条臂膀的他们,躺在碎石上。佐助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愤怒与张狂,疲惫中带着淡淡的感伤和无奈:“为什么你不惜这样做,也要与我扯上关系。”
“你已经明白了吧。身体不能动了,嘴皮子就变得特别利索——”
“别废话了,快回答我!”
“因为是朋友。”
“这我早就听过了,对你而言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
……
原来,误会和伤害在那时就已经埋下伏笔了吗?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