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姬的小胖次

漫和小说是非原创的@_@

[鸣佐]归乡by蓝莓樱桃

注:原著背景+生子+he
     灵感来自@夢人魚  的《共度白首,与子同行》生子文哦,感谢作者大大让我坚定入了这个坑,然后也想写个四战后试试呢【笑
背景设定官方动漫699后or漫画完结后,肯定HE啦,因为刚入坑不久漫画也没有看全对忍术实力什么的了解的不是特别全面难免有遗漏之处,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大家指正,
名字叫《归乡》主要是超级喜欢这首BGM,另外也是因为有种归宿的感觉,我很喜欢                       by樱桃蓝莓
――――――――――以下正文――――――――――
第三章 流月(下)
可恶,果真是坐办公室太久远离厮杀身子骨都锈掉了吗?换了十七岁的自己不会不发现的。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要叫醒九喇嘛吗?如果开大的话伤口可以瞬间痊愈,但是动静太大会让更多人发现,会不会打草惊蛇?
这些人是佐助失联的原因吗?那家伙,就因为是写轮眼觉得是他宇智波家族内部的事,所以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自己只身来这么远的地方……
可恶,就算他这些年一直在外拼杀反应比退化的我好一些,我觉得棘手的对手他不可能三两下解决。而且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找到佐助,从到这里被这些家伙缠上开始就再也感觉不到佐助的查克拉了。
佐助他,到底现在在哪里?!
五个人继续在异空间和本空间之间穿穿梭梭和鸣人打游击战,弄的鸣人不得不随时提防各个地方可能出现的攻击根本无暇思考。焦虑感在上升,到最后演化成一种纯粹的厌恶与恨意。
【参考遇见蛇叔暴四尾前愤怒的鸣人
都是你们这群家伙,让我见不到佐助!
当一个再次从异空间中钻出,写轮眼的天照冒出黑火烧向鸣人时,鸣人瞬间影分身成四个将敌人围在中央,之后抓住他写轮眼瞳力变弱准备切换轮回眼逃离的瞬间四个大玉螺旋丸直接轰了上去。敌人躲闪不及身体直接被烧成灰烬,死状惨不忍睹,可怕的是身体溃烂头部居然完好无损,几秒钟后两只眼睛直接从眼眶中掉落出来,头颅也顷刻腐烂成一滩血水。

这眼睛……怎么可能这样?!

等一下,宇智波家的人都被佐助他哥灭族了,就算有除了佐助以外幸存的宇智波基因决定也都是苍白肤色,黑发黑眸的美男子,这些家伙……是用什么法子从哪里得到这些眼睛的?!

蓝眼在这一刻终于不受控制的血红,鸣人怒视躲开的四人,声音恍若野兽的咆哮:“你们把宇智波族人怎么了?!”

“我们得到了他们的眼睛,仅此而已。”

“什么?!宇智波都死了,你们是从哪里——”巨大的惊愕让鸣人瞬间忘却了攻击,其中一个紫色长发的女子咯咯笑道:“斑,带土,止水,鼬……无穷无尽,只要是开了写轮眼的族人,我们都有本事让眼睛进化到最高级的形态,更何况他们是死人,拿眼睛根本不耗费任何精力。但果真,我们最想要的,还是那只‘独一无二的眼’啊……”

“你们把佐助——!!!”鸣人瞬间开启仙人模式,九尾毁灭性的查克拉山崩海啸般扑向剩下四人,还是迟了一步。鸣人看着四个人消失不见的方向,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可是不论他多么忧心如焚,那四个人都不曾再出现过。
连大筒木都出来了?!那……
“我叫流月,不是和你作对的。”自称是流月的女童走到鸣人眼前,用空无一物的眼眸盯着他,“把你的手给我,我可以把你带到那个位面去救他。”
“他中幻术了,伊邪那岐。”流月的解释像一记重锤砸在鸣人的心上。

“你——!!!”

“你杀不了我,而且你要是真的伤到我,我就没法把你带到那个人,宇智波佐助,的身边了。”流月唇角温和却残酷的笑意像是抓中了鸣人最大的弱点,然后像猫抓老鼠一样一点点玩弄。鸣人的嘴唇都因为痛苦咬破,鲜血顺着下巴滑落滴到衣领上。眼看着所有敌人全部显形,一共居然有七个之多,其中紫发的女子走到佐助面前,掀开他的左眼眼皮,然后——

“佐助——!!!”

女子高高举起右手,佐助痛苦的捂住左眼跪下,鲜血顺着女子和佐助的指缝留下,殷红刺目。

传送也在这时完成,鸣人瞬间冲到佐助面前拦在他和女人中间,成百上千的仙人模式影分身冲上去,暴涨的查克拉几乎能让天地变色!

“把佐助的眼睛还回来!!!”

女子猝不及防被拦腰斩成两截,影分身冲上去要夺右手中的眼珠,结果掰开手指发现里面只剩血肉模糊的肉酱。

碎……碎掉了……

那女人居然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毁掉这只眼,让佐助失去光明……

“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恨到极致的怒火完全取代了鸣人的理智,等他冷静过来三具破碎的尸体散落地上,烧的血肉模糊,剩下的敌人都消失了影踪。
“佐助是我一生的朋友,我和他就像兄弟一样。我求您,把圣果给我让我救他……”鸣人的额头都磕出了血。佐助在后面说:“鸣人,不要这个样子。”

“你的眼睛——”

“你想想大筒木向来都是仇视人类的存在,她之前之所以在我失去左眼之后才把你带过来,很显然是要用我的眼睛要挟你。这果子不知道有什么副作用,我吃下去你受她胁迫就不得不替她做一些事,哪怕是对木叶村对人类不利的,你也可以答应?”

如果她让我做不利于木叶村的事情?鸣人愣住了。

“假如,”佐助加重语气,“这个果子能够恢复我的左眼但同时含有毒素,流月要你替她干掉其他四影,不然就要我的命,你打算怎样做?”

“如果她真那样做,我的选择和你当初加入晓要毁灭木叶时的选择一样。”

保护木叶,然后要死一起死。

似是触到什么心绪,佐助闭上了仅剩的右眼,声音也在瞬间失却力气:“我知道了……随便你吧。”
os:补图部分请点头像~~~~~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