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刀姬的小胖次

漫和小说是非原创的@_@

〖TG〗参商(下)

以世界为礼ToGe:

Part.7
“孙部长,全代理,金科长……还有今天最后的刘部长。”
崔胜铉坐在皮质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根红万,悠闲地看着斜倚在办公桌边,正对着自己的权志龙:“你该放心了?”
听到那人的声音,权志龙回了神,朝他走了过去,拿过他的红万,接着放在自己嘴里吸了一口:“你办事,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红万对于他来说终究还是呛了些,他止不住咳了几声。
崔胜铉皱了皱眉,一边从自己的风衣口袋里翻出了白万,一边伸手就要去夺原本属于自己的那根燃了一半的红万。
“我就要红万。”
权志龙侧身躲过了崔胜铉修长的手指,转而在他身前的茶几上坐下,朝他挑衅般地吐出一个烟圈,刻意压低的嗓音,有些暧昧地透过烟雾缭绕传递到崔胜铉的耳朵里。
“我就要你的。”
崔胜铉笑了笑,将两只过分修长的腿随意地搭在茶几上,却正好将权志龙禁锢在其中。
权志龙站起身来,倾下腰身,鼻尖挨着崔胜铉的鼻尖,无比亲密的距离,他像个孩童一般笑了,像猫一样眯起的笑眼里居然透着一丝天真。
“今天结束之后,我们去旅游吧。”
崔胜铉也配合的将头往前凑了凑,免得他太累,伸出手环上他的腰,笑道:“好。”
“那去德国吧。”
权志龙顺势在崔胜铉的大腿上坐下,有些兴奋地用手不停在空中比划着:“我们去看你最喜欢的艺术展。”
“听你的。”
“胜铉呐。”
这样的姿势,权志龙可以清晰地听见崔胜铉稳重的心跳声,像是在安抚他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在不停跳动的神经。
他满足地低叹:“终于要结束了。”
崔胜铉的手机在裤子口袋里不安分地震动着,他却不急,只是环住权志龙的手指在不自觉的逐渐用力。
“是啊,终于要结束了。”

Part.8
崔胜铉接到电话匆匆地走了。
临了还不忘问权志龙,晚上是想吃糖醋鱼还是清蒸鱼。
权志龙坐在霎时安静下来的办公室里,仰头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止不住吃吃地笑了。崔胜铉真是个傻子。
他打开电脑开始专心地研究起了德国的天气,风景,还有最重要的,崔胜铉最想去看的艺术展。
他都很用心地将这些仔细记在一个小本子上。
其实这些事完全可以交给助理来做,但这样的过程太过美妙,他舍不得。
然而信息传来的提示音打断了这一切。
“我是权专务,我杀人了。”
“我撞死人了,听不到吗!我用车……”
明明由刘在石转交给河东勋的u盘,其中的内容现在传遍了无限商社每个员工的手机。
权志龙没有看到最后,用尽最大的力气将视频狠狠地关掉,像是要把手机生生地折断一般。
崔胜铉呐。
我才是那个傻子。

Part.9
虽然说树倒猢狲散,但还是有全首尔最好的律师替权志龙接下了这场官司,并且将刑罚降到力所能及的最低。
人们都说,就冲着他权志龙还能用得起全首尔最好的律师,等他出狱之后一定会卷土重来。
然而这一切都不关权志龙的事了。
崔胜铉来看他的时候,他正靠坐在监狱的角落里,偏着脑袋看向墙壁上唯一一扇小小的四方窗子,连窗子也被铁栏隔成了好几份。
“志龙。”
崔胜铉试着叫了一声,那人没有回头,只是抱着膝盖,越发显得他的身影瘦削。
崔胜铉以为他没听见,正打算再度开口时,权志龙说话了。
他的嗓子有些沙哑。
“听说刘部长的部门终于拿到业绩第一了,你替我恭喜他吧。”
“……”崔胜铉没有说话。
“怎么。”权志龙转过头来终于对上崔胜铉面无表情的脸,笑了笑,像个冒失的孩子,“崔专务不愿帮一个囚犯的忙吗?”
沉默了许久,崔胜铉从未发觉,原来想要开口说话也是需要费尽一生的力气。
他的声音比以往还要低沉:“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权志龙眨了眨眼睛,像是很认真的在询问:“你是指什么,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是你在推波助澜?还是说,知道无限商社原本是姓崔?”
崔胜铉的身影终于僵住了,权志龙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站起身来,理了理有些起皱的囚服,从暗处朝崔胜铉走来。
“如果你说的是前者,从金科长突然反悔说要告发我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一直都很好奇,先前答应得好好的金科长,怎么就在一瞬之间改了主意。”
“还有之后说着自己的人生像是八音盒的刘部长,怎么就偏偏不愿意跟我合作。”
“你用折扣率的事情威胁他们,并且开出了更好的条件不是吗。”
“我说过吧,崔胜铉你真可怕。”
权志龙握住冰凉的铁栏杆,笑着仰头看向与自己隔了一排栏杆的崔胜铉,他的轮廓依旧是这么好看,哪怕是在阴暗的监狱里,都像是神诋一般的存在。
崔胜铉不置可否:“那如果是后者呢。”
“后者?在你当初接近我不久后,我就知道了。”
崔胜铉如墨的双眸紧紧盯着权志龙,半晌才问了句:“为什么。”
“我在赌啊。”权志龙轻笑了一声,像是在嘲讽自己,“况且,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自虐的变态,你不是知道吗。”
权志龙一句一句的话不断抛出,让崔胜铉一时无语,终究是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个原本的无限商社继承人。
许久,崔胜铉又看向权志龙,嗤笑了一声。
“权志龙,我其实真挺佩服你,出了这事,对那个无辜的女孩子居然一点愧疚都没有。”
权志龙听了这话不怒反笑,笑声在空荡的监狱里回荡,有些慎人。
“你还不是照样利用一个死人来作为扳倒我的契机?还有孙部长,全代理,金科长,手上沾了血的,可不止我一个。”
他似乎有些乏,走到墙边,靠着铁栏杆坐下来,但依旧抬着头仰视着崔胜铉,唇边噙着一丝笑意。
“崔专务,别那么道貌岸然,你跟我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人。”
崔胜铉闻言,一向少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泛起了笑意。
“探监时间到了。”
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好心提示着。
“崔专务。”权志龙懒散地靠在墙壁与铁栏之间组成的三角区,悠闲地看着站在铁栏之外的崔胜铉,“你会后悔吗?”
崔胜铉将要离去的背影滞住了,沉默了许久,他似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夕阳从小小的铁窗照射进来,微弱地投影在他的周身,却也跟完全湮没在阴影里的权志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权志龙真想把他也扯进来,扯进这个到处透着寒意刺骨的地方,这样两个人就能互相憎恨着,却也不得不拥挤在这个四方的天地中相依取暖。
“志龙。”
崔胜铉叫了他一声,却依然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很轻,下半句很快就消散在这冗长而阴森的长廊中,但权志龙还是听见了。
“你赌赢了。”
他的嘴角扯出一个得意的弧度,双眸死死地盯着崔胜铉渐行渐远以至消失的方向。
那还是算了吧。
反正自虐这种事,权志龙乐在其中。

Part.10
走出了那个散发着阴寒的地方,崔胜铉习惯性地抬头望了望天。
夕阳快要完全沉下去了,遥远的天际像是被血染红了一般。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谢谢您了张律师,费用我会让人直接给您汇过去,麻烦了。”
说罢挂断了电话。
权志龙你真的赢了,赢得很彻底。
我舍不得让你死,但也无法看你好过。
你说得对,我们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人。
一样的充满自我矛盾,利己主义。
所以就这样呆在这里吧。
刑满那天,我会来接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50)

  1. 妖刀姬的小胖次以世界为礼 转载了此文字